当前位置: 首页 > 周 璐 > 读书橱窗 > 语文教学之“道” ——再读《于永正:我怎样教语文》/林云

语文教学之“道” ——再读《于永正:我怎样教语文》/林云

浏览量:817|发表日期:2015-09-13|来自:

语文教学之“道”

——再读《于永正:我怎样教语文》

瑞安市集云实验学校  林云

于永正老师是全国著名的特级教师,其人平实,朴素,智慧,慈爱。书如其人,读于老师的书就像聆听长者之言,值得反复去读、去想。

我们有时读特级老师的书,往往带着很强的目的性,比如他的理念是什么,他的方法是什么,他怎样处理教材,他的课堂是怎样的……我们的眼光常常紧扣在“法”上,以为能学他的“法”,用他的“法”。可读这本书不太一样,似乎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别具一格的方法,多是实践与感悟,而这些实践与感悟又那么贴切地和现在推行的新理念、新方法相吻合。于老师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从事语文教学,有时候我会想,在课程改革和教学手段的不断变革中,为什么于老师的课依然充满朝气,充满活力,充满语文味呢?

特级教师王崧舟写道:“于老师的课能令我的心安静下来,让我赞叹再三。在漫不经心处,我看出他的一片匠心;在大开大合的格局中,有温婉的细腻让人感动;在平实的对话里,有一种成色素朴的随喜之音。我想要从思想的、艺术的、学科的、心理的维度去剖析,却发现那都是徒劳的,因为他的课是浑然天成的。”这句话,我大半赞同。可我总觉得凡事总有它内在的原因。时隔一年,再读于老师的《我怎样教语文》,发现一个个生动的例子背后是于老师对语文的爱,对学生的爱,对教学的爱,对课堂的爱……想起最初的问题,一本书看到底,终于知道这答案就是“爱”。

突然间有所感悟,我们在看他们的“法”时,更重要的是学习他们的“道”呀!

话语一:“每个学生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艺术品。”

于老师将爱贯穿教学始终,尤其对学生的爱。他说,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人”,都是“上帝”赐予我们的一件艺术品。在教学生涯中,我们不难发现许多人说过这样的话,但于老师对学生的爱却是具有广度和深度的,是发自内心的责任感。他尊重每一个学生,不仅仅让学生感到他的和蔼可亲,更理解并尽力满足学生的内在需求,无论是学习上的、心理上的,还是生活上的。这样的爱,从于老师的课堂细节中随处可见。

有一次,于老师在上《白杨》一课时让学生辨别“辨”和“辩”。于老师读:“在茫茫的大戈壁上,天地间浑黄一体,分辨不出哪儿是天,哪儿是地。”读完问学生用哪个字。前排的一个小男孩说用 “辩”,于老师马上提醒:别忘了,这个“辩”和说话有关。小男孩子急忙改口说是“辨”。可这个男孩子可能太紧张了,或者还没真正理解,接下来的两个句子,他一个也没有选对,急得哭了。这个时候,于老师上前,笑着说:“刚才怪我说快了,没给你留下思考的时间,这次我说慢点,你再考虑。”这一次,男孩子全选对了。于老师就表扬他,男孩又落泪了,老师又对全班同学说:“这次流出来的泪,是胜利的泪,激动的泪,我们都应该为他高兴。”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掌声。

当学生遇到困难的时候,老师不仅适当点拨,更低下身子向学生道歉,微笑地给予鼓励,这一点让我深深感动。想象如里当时于老师让这个男孩子坐下,请其他学生来回答,结果会是怎样呢?于老师呵护着一个孩子柔软的自尊,把不会的给他教会,这才是真正以生为本,真正在教语文。

课堂上的于老师亲切随和,像一位慈爱的长者,课堂上还常常可以看到他的幽默风趣。这幽默风趣使课堂轻松、愉悦,化难为易,也使孩子们深深地喜欢上了语文课。于老师认为“微笑”教学是教学的最佳境界,微笑的背后是老师宽容的品格、善良的心地、宽广的胸怀、豁达的气度、开朗的性格、丰富的知识、诙谐的谈吐以及端正的教学思想。谁说不是呢?在读到这一段时,我不禁在书角写下一句注解:幽默是一种智慧。而反应到课堂教学当中,用风趣营造轻松的学习氛围,用幽默不露痕迹地教育学生,这样的风趣与幽默,不正是对学生深深的爱吗?

话语二:每学期总得给学生留下几堂难忘的课。

平心而论,语文老师很忙。多是班主任,既教语文又管班级,一个学期里真正静下心,钻研过教材有几篇?我也时常有这样的困惑。后来我把课分成了两类,平常课和精品课。所谓平常课,就是读几遍教材,对照教学参考和自己的阅读感受,列几个教学点,拿到课堂上就去上了。字词学习,朗读指导,学习表达,研析用词,体会思想等,大体是这些版块。而精品课,多是组里的教研课,公开课等,内容版块不变,更多的是翻来覆去地思考呈现方法,教学策略,教学语言等,考虑会很细。

于老师说,每个学期总得给学生留下几堂难忘的课。这句话很平常,却震耳。上了这么多年的语文课,自己的哪些课给学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呢?为什么能够给他们留下难忘的印象?这样的课对学生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的脑海当中,马上浮现出了一大批问号。多么语重心长的一句话,它比任何“你要钻研教材”、“要钻研学生”之类的说教都让人深思。

是啊,我们没有精力把每一篇课文都上成精品课,但一个学期总应该选择一些合适的、拿手的上成让学生难忘的课。让学生从这些重点课中体会、感受语文的魅力,学会方法,做出兴趣,喜欢语文。这是语文老师的责任。

这句话,我在书上用红笔重重地划上。从这句话当中,我能感受到于老师对语文课堂的那颗炙热的心。

话语三:处处留心皆语文。

语文怎么学?于老师说,只要多读,多看,多记,多写,谁都能把语文学好。他在报纸上看到一篇好文章,剪下来留存;外出游玩看到不认识的字,查字典记住……这样的例子很多,其实只要一个人对语文是喜爱的,关注的,那么这样的积累又促进了他的语文学习。于老师自己是这样做的,也把这样的态度和做法带到了课堂教学中来。

课文《我的爸爸》的课后第三题,要求学生用“痛快”造句。于老师向学生布置了这样一道作业:从阅读中,别人的谈话中,记录带有“痛快”这个词的句子,至少一句。一个星期后交流。结果汇报时,学生记了好多句子,内容五花八门,凡是“痛快”能够充当句子成分、能够使用的范围几乎都涵盖了。不少句子还特别生活化,有趣。“你痛快一点好不好?干吗老打酒官司?喝!”“有屎就拉,有屁就放,我最讨厌说话不痛快的人。”这些句子引得班级的学生哄堂大笑。但这是这些五花八门的句子,不正是让学生理解了这个词的丰富内涵吗?

我以为,语言文字是用来表达的,它是生活实践中来的,也是用于生活实践的。这样的方式既扩大了语文学习的外延,也密切了语文课堂和生活的关系。于老师是一个爱语文、爱语文教学的人,在他的书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他把“京剧艺术”和“语文教学”也联系到了一起,从中汲取营养。是啊,只要留心,处处皆语文。若我们也能引导学生去关注生活,关注生活中的语文,从而爱上语文,这是语文老师最高明的地方。

话语四:要有心,要用心。什么艺术都在一个“心”字上。

特级教师高林生说:于永正取得成功的原因可以概括为两个字:一个是“悟”,另一个是“做”。所谓“悟”,就是他用心思考,求得明白;所谓“做”,就是他一直在努力。我认为这句话对于老师的评价是最为精确。

于老师善于思考,也会总结。《导入的艺术》、《解词的艺术》、《低年级造句训练的艺术》、《阅读教学中写的训练艺术》、《提示寓意的艺术》、《指导朗读人物对话的艺术》……他对教学中不同的过程,不同的课型都深入的思考和总结过。我在读这些篇章的时候无不感受到于老师的用心和他的思考力,也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现象,我把这些文章题目都放在一起,你会发现后面的主语都是“艺术”。是艺术总有风格,若我给这个词前面加个定语的话,我想借用王崧舟老师话中的几个词“温婉细腻,平实素朴”,用在这儿正好贴切。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于老师说,要有心,要用心。什么艺术都在一个“心”字上。教学之法是用来学习的,而运用之道则是靠悟得的,我们要做语文教学的有心人,用心人,那么“悟道”之时应会快矣。

20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