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周 璐 > 读书橱窗 > 教学清简之美——品薛法根教学风格/杨玉嫦

教学清简之美——品薛法根教学风格/杨玉嫦

浏览量:1105|发表日期:2015-09-13|来自:

教学清简之美——品薛法根教学风格

 平阳萧江四小  杨玉嫦

有幸听过几节薛老师的课,读过薛老师的教学实录,其简约而深刻、扎实而灵动、幽默而智慧的教学风格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在他的课堂上,我们总能看到学生显著进步的轨迹,学生在其引导下常有惊人之言,我们能分明听到学生生命成长的拔节声。他倡导的组块教学简约厚实,有一种清简之美。

什么是组块?在认知心理学中,有意识地将许多零散的信息单元整合成一个有更大意义的信息单位,并贮存在大脑中的心理活动被称为“组块”,而贮存在大脑中的信息单位被称为“相似块”。而组块教学基于组块原理,将零散的教学内容整合、设计成有序的实践板块,旨在通过“组块”有效改善儿童的记忆能力,促进儿童思维方式的转变,进而运用组块式思维自觉发现并建构语文知识间的内在联系,促进儿童言语智慧潜能的实践转化,实现教学的智慧解放。组块教学的清简之美,具体体现为“清简、厚实、睿智”。

一、    清简

清简是一种大美,是拂去繁华与浮躁之后的纯净与雅致,是一种洗净铅华后的简约。语文教学理应回归“清简”。

1、简明教学目标

教师若缺乏明确的目标意识,所组织的教学活动则难以达到教学的预期效果。如果说正确的教学内容决定了“教什么、学什么”,那么明确的教学目标则规定了“教到什么程度、学到什么程度”。如用“越来越……”造句,你是要让学生会说“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这样简单的句子呢,还是要引导学生说出“天越来越暗,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这样有层次的句子呢?不能一概而论,而是要基于“课程目标、教材价值、学生实际”的研究与把握,设置出学生可能学到的程度。因为教学目标过高,则容易造成教学中的“越位”,强人所难;教学目标过低,则会造成教学中的“滞后”。所以,一切教学目标的定位,最终都要以学生的实际水平发展需要为衡量标准。

要准确地定位教学目标,还要做到“集中”。一堂课的时间有限,如果教学目标贪多求全,样样都要实现,其结果只能是“蜻蜓点水,样样都没有达成。如果教学目标集中一些,教学过程就可以充分一些,学生学得就可以相对深入一些。“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因此,一堂课围绕核心目标组织教学活动,才能让每一个学生都能有所得、有所获、有所长进。这样的课堂才是有效的。

因此,在确定教学目标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明确而集中,并要用足够的教学时间、教学活动来实现既定的教学目标。

2、简约教学内容

    课堂教学的时间是有限的,学生的学习经历也是有限的。因此,选择学习的内容,特别是选择让学生终身受用的“核心知识”就显得尤为重要。组块教学变革备课方式,摒弃线性的环节设计,采用板块式设计。在深入研读教材文本的基础上,根据教材文本语文的三个层次:适合儿童现时交流的伙伴语言、适合儿童发展的目标语言、适合文学作品的精粹语言,从儿童、教学、生活三者的眼光来选择文本中适合学生学习的语言要素,如陌生化语言、特定的语言表达方式与语言结构,再运用减法思维,重组并整合成相应的语言学习内容板块。正如薛老师所说:学生已会的不需教,学生能自己学会的不必教,教了学生也不会的暂不教。只有简约教学内容,才能充分发挥教材的语文教学价值。

3、简化教学环节

语文学习本身是一件简单又快活的事情,学习的过程应该是科学的、是顺畅的,是符合学生的学习需要和学习规律的。我们没有必要设置那么多的障碍(问题)和陷阱让学生去钻。细读薛老师的课例,我们会发现他的课思路明晰,结构上绝不旁逸斜出,如《二泉映月》一课,薛老师将课文梳理为四个板块:“环境”(月恋水,水怀月)——“处境”(景依旧,人非昨)——“心境”(却更向,何人说)——“意境”(依心曲,唯心知)。四个板块层层推进,各板块之间既意义独立又相互勾连,实践了“组块教学”的阅读策略,读、悟、习兼顾,由块及面,以简驭繁。

二、厚实

形象是理解、运用语言的重要背景,情感是理解运用语言的动力,语言是语文学习的主要归宿。形象、情感、语言本身是三位一体,对于学生语文能力的提高、语感素养的形成、人文精神的养成具有很大的影响。零散、繁琐的语言训练往往将语言与形象、情感割裂开来,削弱了语言的感染力,淡化了语文的韵味,使语文学习变得索然寡味。而组块教学则是将零散的、单项的语言训练整合成综合的语文实践活动,厚实了学生语文素养。

1、丰厚学习内容,提升文化素养

 “教材无非是例子”,教师不能拘泥于一本教材的教学,而要从生活中选择适合的学习内容,进行有机组合。组块教学正是如此,它打破了一本教材的局限,引领学生将语文学习与社会生活融合起来,形成一个个具有聚合功能的教学“块”。如学习白居易的《微雨夜行》,围绕“但觉衣裳湿,无点易无声”这句描写微雨的名句,选编入南宋诗僧志南的名句“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选编入朱自清先生《春》中的名段“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地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又选编入《雨》中一段描写阵雨的文字,整合成以“雨”为核心的教学块。在学好原诗的基础上,引导学生在对比朗读的过程中领悟蒙蒙春雨与绵绵秋雨的不同、白话文与古诗句有别、微雨与暴雨迥异,学生内心的情感体验也就变得更为丰富和细腻。这种文化的浸润,让我们的语文课上出了文化意味,丰厚了学生的文化素养。

2、厚实语言文字,提升言语智能

我们通常理解的“结构”是线性的联系,各要素之间是独立的、并列的、循序的,而“组块”是“非线性”的联系,是交互的、互渗的、叠加的,在不断堆积的过程中不断深化,通过不断循环和不断反复以突出某个要素,这个要素就是薛老师所说的语文教学的要点——语言文字,通过语言文字的教学促进儿童的言语智能的发展。从薛老师大量的课例中,我们会发现组块教学一般体现了三个基本环节:一是“现结构”,呈现或发现结构性的概括;二是“化结构”,将呈现或发现的结构性概括具体化为文本中语言文字的学习和训练;三是“用结构”,让学生用言语表达或书面表达的方式进行语言的训练和运用。这样构成的完整深入的操作程序,厚实了学生语言文字的学习,呈现了知识与技能学习的过程——“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为学生建立了一个以语言文字为基底的世界,发展和促进了学生言语智能的形成和提升。

组块教学就是这样,将丰富的语言与鲜明的形象、真挚的情感融合在一起,形成“相似块”,在学生心中积淀下来。这种“相似块”在不断组块的过程中能摄取新的语言信息,融合新的语言材料,改造学生自身的语言,从而成为学生语文能力的基础,厚实文化底蕴的养料,最终获得终身有益的语文学习智慧。

三、    睿智

语文教学最终留给学生的将是言语智能,即在生活现场中表现出来的言语应对能力和机制。组块教学创设的师生之间、生生之间的多重对话,锤炼的正是这种言语智能。言语能力和言语智慧是在言语现场中生长出来的,而教师的教学语言,也是学生学习、模仿的范式。

1、幽默的点评,提升言语表达。

幽默风趣的话语能消除学生心头的疑虑、不安、紧张等消极因素,调整到最佳的学习状态。薛老师十分尊重学生,从不轻易否定学生的答案,总是巧妙地进行激励和引导,提升学生的言语表达。如在教学《我和祖父的园子》时,学生在描述“我和祖父”的关系时,总是说“好”字,这是学生思维惰性和惯性使然。为了提高学生的语言品质,堵住学生的语言惯性之口,薛老师使用“故错法”,将几个“好”字集中起来说,造成一种“笑料”:这个词比刚才那个词好多了。今后我们用词不要总是用“好”,好不好?现在不只用“好”了,那就好了。在这种原生态的生活化的语言中,学生切实感受到语言单调重复的可笑,幽默的笑声过后学生就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问题。

2、巧妙的点拨,指导学习方法

语文教学要教会学生学习,也就是说掌握学习方法比掌握学习的内容更为重要。学习方法是一种程序性知识,关键不在对方法、概念和步骤的理解,而在于对方法的实际运用。如概括课文的主要内容时,通常的做法是指名几位学生把主要内容说清楚,达到教师预设的标准答案,就算完成了。而在《番茄太阳》的课例中,薛老师的目标指向不在追求答案的正确,而是将学生正确理解概括主要内容的方法要求作为最终诉求,并根据这一目标巧妙点拨,循循善诱,让学生通过实践明白概括主要内容须用词准确、恰当,语言简练,把意思概括完整等要求。明白了这些要求后,又让其他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来概括课文主要内容,通过反复实践掌握概括方法,并且进一步理解概括主要内容可以是多元的,可以从各个角度去概括,其标准答案也不是唯一的。薛老师那恰到好处的的点拨,给了学生一根可以行走的拐杖,促使语文教学平添了无限的乐趣,变得轻松、愉快。

组块教学让我们充分地感受到教学的清简之美,欣喜地看到了语文课堂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学生学得更主动自由、更有成效了。而其中起决定因素的是那具有丰厚文学底蕴的语文教师,具有敏锐洞察力的语文教师。因此,我相信,课堂不是独立的存在,而是执教者语文观、教育观乃至哲学观、世界观的缩影。让我们在语文路上,且学且行,且行且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