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方斐卿 > 读书橱窗 > 张坚鸥:读《正面教育》有感

张坚鸥:读《正面教育》有感

浏览量:2268|发表日期:2015-12-14|来自:

 和善而坚定


——读《正面教育》有感                          


 


可以静下心读一些书,是幸福的。尤其是为人母,为人师的我更关注教育孩子方面的书籍,其中《正面管教》这本书我看了又看,书的精髓——“和善而坚定”的沟通理念和沟通方式深入我心,帮我解决了许多育人历程中的困惑与烦恼,使我深深地感悟到教育教学过程同样需要“和善而坚定”。


和善即和气善心,心平气和,有着良好的出发点和期愿;坚定即坚持一定的原则或要求,不随意动摇或改变。


“轩”是个男孩子,父亲工作很忙,从来无暇教育照顾孩子,发现问题比较严重时,便暴打一顿,教育方式简单粗暴。母亲对他极其溺爱,百依百顺,对孩子出现的习惯以及学习上的问题力不从心、无能为力,同时不愿意直面现实。因此,孩子一上学,显得特别自由、散漫和无理。


                   我知道你能排好队!


在我们学校无论出操、去辅助用房上课、就餐,都要排队。特别是低段,作为班主任每个课间就像老母鸡带一群小鸡从一幢楼跑到另一幢楼,更让人焦心的是其间还有值日老师要对排队打分。每次排队时,他就特别惹眼,一会儿大声嚷嚷,一会动动前后同学,一会儿离开队伍东蹦西跳,大家想想也知道,让他做到快、静、齐,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所有科任老师也都接二连三地向我反应该同学无组织无纪律。怎么办呢?用暴力方式去镇压吗?那我肯定比不过他爸爸。放之任之,当他是空气,老师的责任心时刻提醒我“不可以”。受《正面管教》这本书的启发,我决定以其中“和善而坚定”的理念来试着帮他养成良好的排队习惯。首先我和他有个约定:当排队做到“快、静、齐”时,就可以当天免作业。如果做不到,就在放学后留下来练习排队。第一天,他有点感觉,至少潜意识里有点排队的意识,虽然只在出操时稍微安静一点,但至少进步了,由此可见这招对他有点诱惑力。下午放学,我也不多说话,看看他,和善而坚定地说“练排队”。然后我就看着他从教室走到操场,从操场走到教室,再从教室走到音乐室,从音乐室走到餐厅。把一天的又模拟了一下。那眼神,那嘴型,看得出来,他是一百个不愿意。第二天,出操排队好一点,后来要去辅助用房时,怕他懈怠,我又特意到他身边提醒了一下“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这一天有好转,放学后,我只让他操练了教室和餐厅之间的这段路程。第三天,他又坚持不住了,反抗的苗头越来越强烈了。我一感觉到,就每次到他身边提醒“还要练排队?”他无语。一周过去了,不见好转;第二周,我咬咬牙,继续“和善而坚定”着。慢慢地,可能也被我的坚定绊倒了,想想每天要一个人练排队也特无聊,第三周起,感觉到他有所收敛,安静了许多。看来,这招有效。


就这样“和善而坚定”地和他沟通着“发生了什么事?你觉得原因是什么?你现在打算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大不了先不备课,先不改作业,如果不提前给他一个下马威,今后必定会成为班级中“痛苦的负担”。我坚信: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将心比心,顽石也能成金。


                我很在乎你,我知道你会坚持到底!


轩还有个特点:就是好动。上课不听不写不说,几乎任何活动都不参与,一块橡皮能把你切成一片一片,一张纸能在上面画满密密麻麻的迷宫,再撕成一点一点的碎末。反正,只要手头有一点东西,他都能玩出一大堆名堂。我们老师上课,如果眼睛扫描到他,就必须学会恒定地克制自己的“本能”和脾气,努力把自己修炼成一位更理性更温和的老师。


怎么办呢?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做一位“和善而坚定”的老师。首先给了他一个有限制的选择“一是老师没收你玩弄的学习用品;二是你自己把玩弄的学习用品收起来”。可能是孩子也听出了我极其坚定的口吻,因此他选择了第二种:自己把玩弄的东西收起来。不过好景不长。过了一会儿,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悄悄地转动着手上的铅笔。这时,我没有试图说服他,也没有给他讲贫困山区的失学孩子的困境让他感受到现在的学习机会多么的来之不易等等。我只是以尊重孩子的口吻说道:“我很在乎你,我相信你会坚持到底的!


假如“轩”懂事而且听话,这个故事到此就可以圆满结束了;可是,这种结果不会这么快就出现,好在我清楚地知道“和善而坚定”的沟通的节奏和步骤,理解这是我在刚开始采用这种沟通方式时会遇到的正常情形。不过后来我注意到,在孩子再次出现不良行为之前,会有一段平缓期。“我相信你会换一种尊重人的做法”,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使用和善而坚定的沟通策略,孩子的不良行为的强度将会逐渐减弱。当我们注意到维护孩子尊严、尊重孩子并且态度坚定时,孩子很快就会明白,他们的不良行为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会激励孩子慢慢地改变自己的行为。


“坚定”确实能帮我们教育者达到一定的育人目标,但“和善而坚定”的教育理念提醒我们“坚定”的前提必须是“和善”的。记得每次午餐时,为了让孩子养成不挑食不浪费粮食的习惯,我们班曾经制定了“午餐公约”——“三菜一汤至少要吃完三样”。有一次,我看见一位学生拼命囫囵吞枣吃完后,跑到厕所就吐了。可能对于这位孩子来说,他的肚子不饿,真的实在无法吃下这么多的饭菜;可能对于这位孩子来说,这几样菜真的不合他的胃口。为了遵守班级公约,为了班级不扣分,孩子勉为其难地维护着我们的“坚定”。这件事的经历使我对“和善而坚定”有了更深的理解,当我们对孩子教育做出“坚定”的行为时,前提必须是对于孩子而言是“和善”的,即要站在孩子的角度,尊重孩子体验和感受,而不能用成人的感觉想当然代替孩子的感受。在平时的教育教学中我们也往往犯过于“坚定”的错误,如为了让孩子养成完成作业的习惯,我们有时可能忽略了孩子的健康;为了完成我们的教学内容和目标,我们可能挤占了孩子的课间十分钟时间;为了让我们的教育深入孩子的骨髓,有时可能会使孩子错过了学校的午餐。这些都需要我们教育者多一份细心和善心,关注细节,关注差异,尊重每个生命个体的特殊需要,“和善”地“坚定”着。


《正面管教》这本书把对待孩子时“和善”与“坚定”并行的重要性给了我们深刻的启示。“和善”的重要性在于表达我们对孩子的尊重,对生命个体的尊重。“坚定”的重要性,则在于尊重我们自己,尊重情形的需要。专断的方式通常缺少和善;娇纵的方式则缺少坚定。“和善而坚定”是正面管教的根本所在,是我们教育孩子的“法宝”,但对我们教育者而言是一种更高的要求和挑战,我认为其实这也是一种做人的境界。如果说“坚持成就美丽”,那我更想说“和善的坚持能够成就柔软的美丽”。“和善而坚定”,愿和大家共勉!


 


——《正面管教》 美国  简 尼尔森  京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