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旭梅 > 课题论文 > 从真情到感人,距离有多远——听成旭梅老师讲座有感(陈芳芳)

从真情到感人,距离有多远——听成旭梅老师讲座有感(陈芳芳)

浏览量:3653|发表日期:2013-05-27|来自:

 

           从真情到感人,距离有多远——听成旭梅老师讲座有感
 
                       温州市第三中学   高中语文   陈芳芳
 
     “真实”是作文的生命。穿越时光的隧道,古人在历史深处给我们带来最初的启示。《庄子·渔父》所说:“不精不诚,不能动人。故强哭者,虽悲不哀;强怒者,虽严不威;强亲者,虽笑不和。”白居易《与元九书》说:“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要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几乎成了一条人所共知的信条。但,正如成老师所言“现在许多学生的作文是精神遭遇作文要求绑架的、并非触动真实内心的、隔靴搔痒的‘伪’表达。”
      什么阻碍了学生的自由放言?成老师精辟地归纳出高中阶段写作对生活和内心的伪示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新课程标准写作要求的模糊性;二是高考写作“真实”的定位定性问题;三是书写观的裂变与冲突。同时,她又为如何拯救失语了的高考写作指明了方向,即“高考写作是内部语言的适度示现”。成老师指出,“写作观应该遵从内心秩序的创生;写作生成是时空情绪体验的结果;而写作是内部语言的‘适度’示现”。成老师的讲座逐层深入,既有理论的强有力的指导,又结合了文学作品的实例分析,使听讲者醍醐灌顶、豁然开朗。
     “高考写作是内部语言的适度示现”的观点使我颇有感触,现结合成老师的讲座,粗浅地谈谈自己在高三作文教学中关于“优化真情实感的表达”的几点探索。                                 
      探索之一:深刻地表达
      成老师认为:“写作是一种响应内心秩序的文化活动。”深刻地表达真实的内心活动是使我们的文章更加感人的首要因素。但要写出深意并不容易。高三学生不大可能用“脚步写作”。走出教室,走出校园,走进新鲜的生活体验,或者走进图书馆,阅读大量的文学精品,积累作文的素材和好词佳句,这对他们而言是不太现实的。在教学中我试着探索对高三学生相对有效的方法。
     (1)借助他山之石,多谈生命感悟
       为了更好地触动学生的思绪,丰富他们的情感世界,我选择在写作课上给他们朗读一些经典名家的范文,如教材中柯灵的《乡土情结》、史铁生的《我与地坛》,课外的林清玄的《光之四书》、凌叔华的《登富士山》等等,让学生体会作者内心的感悟。人的感情是共通的,只要你经历过相类似的事件,你必会“心有戚戚焉”。学生在聆听大作家对人生的感悟的同时,自己的感悟也在一步步加深、加浓。
      记得在听完《我与地坛》第二部分内容之后,有学生写了这么一段文字:“史铁生不仅思考着自己的逆境,他还在思考自己的亲人所受的痛。‘时间能证明一切’!作者开始并没考虑到母亲所感到的痛苦,只沉浸在自己的忧伤中。经时间的酝酿,他才感知到母亲的忐忑与无奈。与此同时,也鸣响了我心中的警钟。母亲对孩子的爱意志坚韧、毫不张扬,而我妈妈正顽强地与病魔抵抗,同时还要承受不成器的我给她带来的巨大痛苦。我应庆幸我母亲还在,我有机会能让妈妈摆脱苦恼,并且除去我那一丝倔强与羞涩,不至于到时后悔莫及。因此,我感谢史铁生的经历警醒了我。”虽然文字不是特别的优美,但我仍然感动于学生内心真实的生命感悟。  
     (2)创设生活情境,适时体验感悟
     “在当下学校教育里,写作命题更多体现为作为上一代的教师,对下一代的学生个体作出的对他们可能未曾经历的事、未曾窥见的物和未曾体验过的情的单向命令与导引。这种教学缺乏实际可体验的情境,也就难以使学生产生相应的时空情绪体验。”成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目前写作教学中存在的一种弊病。“体验”是生活的真实触感,是属于个体唯一性的生命印证。在写作中,愈是体验的,就愈是真实的;愈是真实的,就愈是动人的。成老师认为,“教师在指导写作的过程中,要有意识地创设生活感强烈的情境,还原学生生活感知,形成时空情绪的体验”。
      高三学生时间有限,不可能走出校园,行走生命。但教师可以立足高三生活,就“近”取材,将学校的图书馆、活动室、食堂、校园周围的商店等作为情境教学的材料,并尽可能将情境具体化,使学生很快入“境”;就“急”取材,结合学生所面临的事情,抓住学生的兴奋点,引导学生抒写自己的内心感受;就“多媒体”取材,创设与作文有关的情景,增强学生学习的情趣,激发学生情感的共鸣,使学生的情感得以深刻地表达……有意识地创设生活感强烈的情境,使学生适时的体验感悟,这对增强学生的写作兴趣,让感情向纵深发展是有好处的。
      探索之二:个性地表达
      作文是人的心灵的再现,文章能够打动人莫过于个性化的表达了。成老师强调:“写作,是一种内心自由的极大张扬。”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作文应是个性的表达,学生或因生活之需不可不说,或因情感之生不抒不快,完全出自他内心自由的表达的需要。梁启超先生在《作文入门》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文章的作用,在把自己的思想传达给别人。”作文教学应该提倡让学生以鲜明的个性来表达自我的“灵魂在场”,应该让文章中有清晰的思想表达和价值判断,让文章充满个性色彩和智性光芒。一篇缺失自我、没有个性的文章,往往是情感苍白、认识浅薄、审美匮乏的文章。
     在写作教学中,对于一个现象,我总是引导学生从自身生命特征出发,从多方面去认识,得出自己独特的感受,作出自己个性化的评价;对于一个题目,总是引导学生在自身体验的基础上构思立意,然后加入理性的思考,将自己的体验拓展深化,再鼓励他们写出自己真实的体验。我认为学生的写作个性在作文教学中,是敢于质疑,勤于思考,勇于实践;是新颖独特的视角,标新立异的观点,独具创见的体式。
如作文训练:每个人脚下的土地都会有说不尽的故事。爱祖国,先认识你脚下的土地吧!放眼你的故乡,寻访先辈洒下汗水的地方,祭扫先人的坟莹,了解故乡的风土人情。
      以“脚下的土地”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作文。
      看到这个题目,学生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故乡有没有名人可以歌颂,或者写一下自己的故乡在近几年的改变,或者介绍一下自己故乡的风土人情,学生的思维不知不觉地已落入俗套。若按他们起初的思路进行写作,势必因他们生存的是共同的地方而导致文章的大同小异,空洞的言语也会不可避免地充斥在文章中。因此,我没有让学生立即动笔,而是让他们思考,去回想自己曾经在这片土地上体验到的点点滴滴;并特意要求他们避开自己没有感触的内容,写一些触动他们心灵的记忆。
      简单的引导,丰厚的收获。在学生们的习作中,我看到了很多富有个性体验的文字:
      ——秋天是伤感的季节,故乡的秋天却不伤感。静静地走在林间的小道上,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是红色的。远远望去,恍若天边的晚霞落入了人间。近观,又似片片蝴蝶在林间飞舞。有的落到树根旁,仿佛是远行的游子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有的落到小溪里打着旋儿,宛如与大树母亲告别。
       ——看着远处山上裸露的岩石,我突然想到这样一件事情:这沉默的土壤,经历了几经迭起的朝朝代代,从这里有多少生命被酝酿,而后又有多少生命在这里殒落、消失。而这土地,不管这人生前是作恶多端还是一个正派人士,土地,仍以惯有的沉默接受了他。这样的土地,当时就把我感动得久久伫立。
      在作文教学中,那种套用现成的立意构思或者因袭现成的话语形式的宿构套作,是对学生作文个性的一种戕害。只有让学生率性去写,让他们充分展示个性,他们的创造力才能有效地被激发出来,模式化的写作才能被富有生命活力的写作替代。正因为写作个性地、自由地表达,“同样是写风景,古人笔下山水风物的形态才会形态各异;同样是记人记事,对于同人同物的感知与辨识却判若轩桎,因为生命个体的差异,因为精神触觉的差异”(成旭梅)。
       探索之三:审美地表达
      写作,是内心自由的极大张扬。但这个“自由”并不是毫无限制的。成老师提出:“高考写作是内部语言的适度示现。”在这里,她特别强调“适度”,认为“写作的真实与自由并不等于是放任妄为。秩序,即是一种规约,是事物价值的‘合理性’感受、体验和认识。要建立这种有规约的秩序、合理性的感受,就需要有一个合适的度”。
      换言之,我们在写作时要关注主题的审美。审美地表达真情实感是使我们的真情实感更加独特的重要参数。学生通过阅读名家名篇,通过生命体验和思想引导之后,也许他会有不少话要说,把心中所想的不经加工地如实记下来可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写作和生活,作文与做人是有区别的。写作是促使我们对生活进行思考,进而更加热爱生活的行为;是运用语言去梳理自己对生活的感悟,从而传达积极、健康理念的智慧。我们引导学生在作文中关注生活,关注什么生活?最重要的是人们的内在生活与审美生活。
      真实的不等于感人的,真实感需要审美地表达。批判现实主义不等同与愤激批判。向往真善美、呼唤爱、争取光明是文学永恒的主题。而今社会中的很多作家,包括我们的高考学生虽有深刻揭示现实的能力,但却缺失弘扬正面精神价值的能力。一篇文章,如果没有正面的精神价值做基础,它的思想艺术境界就要大打折扣。
在平时的教学中可以肯定地告诉学生:真情实感可以写出,但要适度,要审美地表达。一次作文训练,学生在作文中提到了社会上走后门、靠关系安排工作的现象,字里行间充满对社会的愤慨和悲观的情绪。我把这篇作文读给同学们听,并且引导大家:“‘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同学们,对金俊同学的话,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生一:这一现象古就有之,它的产生是有深刻的社会原因的,要改变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抱怨是没有用的,想一些切实可行的办法,加强对官员的监督是当下应该做的事情。
       生二:我觉得只是监督可能还不够,其实中国很多以权谋私的事情最终都要靠完善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来实现。
       生三: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社会有一些黑暗面也是正常的,关键是我们如何面对他,我们绝不能被他打垮。有些事情不公平也是可以理解的,努力的做真实的自己,真真实实的生活,总有一天你会看到付出还是有回报的。要相信世界还是公平的。
      学生答案的丰富出乎我的意外。我意味深长地对同学说:“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黑暗、不公平的现象,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但对公平、对光明、对美的向往应该是我们一辈子的追求。只有这样,你才会得到社会的认可,你才会成功。”
       罗曼•罗兰曾说过:“我们固然需要以强力称雄的人,但更需要有心灵的人。”作文自然肩负着塑造自我心灵的重任,因此我们不能让作文成了掩匿个性、覆盖真情的一层帷幕。深刻、个性、审美地表达,使学生的作文真情有“法”有“度”,我期望着通过努力使广大考生能冲破伪圣化、政治化的樊笼,站立心灵,发出自己真实的声音,成为一个站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