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旭梅 > 观课评课 > 语文课的高度和角度----成旭梅老师公开课之后(吴秀萍)

语文课的高度和角度----成旭梅老师公开课之后(吴秀萍)

浏览量:3988|发表日期:2013-05-27|来自:原创

 

 温州三中 吴秀萍

语文课的高度和角度

——成旭梅老师公开课之后

 

成老师在我班级上了公开课《在马克思墓前的演讲》之后,我和我的学生都颇为震撼。以下是学生在札记中写的:

跟年轻老师就是不一样,一上台就有一种气场,身经百战的样子。单口相声般讲了很多课外的东西又不离题。让我发现自己的货真的很少,好似我深山里刚出来,对外界一无所知。让我有种了解马克思的冲动,去认识马克思,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又有点可笑。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风格,有些老师喜欢讲延伸的话题,有些则是讲做题讲考点,我更喜欢前者。整节课我内心对白是这样的:“哦,好吧,讲吧。”“嗯,是这样。”“啊,是这样!”“哦,原来是这样。”“嗯,对”“唉,一中的果然是一中的。”我又喜欢百家讲坛,她又像百家讲坛。如果上语文课跟听百家讲坛一样,我会乐坏的。(高一(2)班金学谦)

一提到温州中学,就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那是个神圣的地方,之前就觉得那里的学生、老师与我们都是不一样的,今儿个一看,还真不一样。首先,是老师说话的速度很快,但是发音和吐字都很准,很清晰。而且那位老师看到同学上课分心,她并不是直接让同学认真听课而是问他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是对这堂课很感兴趣吗?当时我就想,这个老师好厉害。她上课会一步步引导同学想出问题答案。上完这堂课,发现自己知识面不够广,要在课前收集相关资料,再上课有助于理解。(高一(2)邓茹雅)

温州中学的老师所找的材料很充分,可以拓展我们的课外知识,这些都是平时没看过的,所以有点想找来看。(高一(2)陈豪)

这位老师与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她干净、利落,且幽默风趣。她上课的方式异于平常。本是一篇对我来说不会逐字逐句去看的课文(的确有些枯燥),但是经她讲解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先前那些错误的想法不会再显现于脑海中了。这位老师的鲜明之处在于让学生对没有兴趣的文章提升了兴趣。(高一(2)陈冰冰)

成老师的课,让我和我的学生都惊讶,语文课原来可以这样上!然后自惭,怎么这些我都不知道?再然后是佩服,居然能把这样一篇课文上得这么生动,居然能从这样的角度切入,居然能这样深入剖析。

我打算学习,第二天就实行。上《鸿门宴》第二课时。我很是花了些时间,找了一堆的材料。有“破釜沉舟”“四面楚歌””“霸王别姬”“乌江自刎”“沐猴而冠”“衣锦还乡”都是史记原文。另外还有一堆关于刘项成败的评论:易中天《汉代风云人物》、《题乌江亭杜牧、《乌江亭王安石李清照《乌江》、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材料足矣,上课去。结果……失败。

究其原因,一、材料没有与课文紧密结合。脱离文本讲故事,课后学生对文本没有进一步的了解,课文还是一片可怕的空白。二、材料的质量。虽然我的课也使用了材料,但这些材料都是百度下来的,这些材料的质量分量都没法和成老师的比。材料属于故事层面,对开启学生的思维并没有多少作用。如此两相一比,我才明白有一种东西叫功力,它不是一日两日能练就的,这种长期的积淀形成的功力才是一个语文老师区别于另一个语文老师的地方。

后来我又拿着成老师的课件去另一个班级上同样的课,也有效果。可见对于这堂课关键是幻灯的内容,是课文切入的角度。这堂课的内容重于它的形式,上什么比怎么上重要。

第一张幻灯出来的时候,听课者就有点惊讶了。因为我们(听课的学生和老师)都已经习惯了那种循规蹈矩的教法。所有人的心理预期都是一张关于马克思或恩格斯或背景内容的介绍。但是出来的是王开岭的《致青年马克思》。白板,大片的黑字,逻辑严密专业性的语言,这是想怎么切入?第三张幻灯“言说的立场:一个“人”的精神复活”出来时,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这课会怎么上?

这样的一个开头,这样一个角度的切入,独辟蹊径,令人耳目一新。就像吃惯了白米饭,突然有一天来了一顿法式大餐,是有点不适应,但也很新奇,慢慢品尝吧。

对于囿于常规教学、思维惯性强的老师们来说这堂课无疑是一种彻底地颠覆,我们很难一下子理解并接受,这从课后我们的讨论可见一斑。我在“为什么选择这扇门而不是那扇门”中纠结了许久,也有老师在“学生主体性,老师讲多少,学生讲多少”等问题上纠结。现在,我明白了用常规课堂的评价来讨论这堂课是不合时宜的,这堂课的真正意义在于她让我们看到了语文课可以企及的高度,可以出现的角度。背景介绍、概括分段、逐层解析、落实知识点,这样的课谁都可以开出来。我们可以通过反复打磨,精益求精,把一堂课上得近乎完美,但是我们达不到这样的高度,想不出这样的角度。这就是“匠”和“师”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