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杨晖 > 教育艺术 > “麻辣”老师的治班之道

“麻辣”老师的治班之道

浏览量:3482|发表日期:2014-01-30|来自:

 

“麻辣”老师的治班之道

                 金翀翀

当老师难,当班主任更难,当一位把班级管理得井井有条又不失死板的班主任更是难上加难。这批00后的初中生正值身心迅速发展的时期,他们思想活跃,联想丰富,好奇心强,好胜心更强。尤其是在建班初期,学生互相之间并不熟悉了解,而作为独生子女的他们自我意识又都非常强烈,常常导致他们在集体生活冲突不断。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能引发冲突。摆在我面前的是寻找一个解决冲突,化戾气为祥和的方法。我认为00后的学生有其00后的特点,他们是彻底网络化的一代,也是更具国际视野的一代。那么,面对这样的一代,“麻辣”一些又何妨?

“麻辣”是一种幽默的化解

 

z和小c打架了,源于一个校牌。小z和小f打架了,源于晨会的一个站位,大h和小h打架了,源于一句“脑残”。开学不久,班级里打架事件频出,几乎达到两周三次的密度。每当班级里出现这样的事件,现场总是一片混乱,打架的打架,劝架的劝架,煽风点火的煽风点火。作为班主任的我看到这样的场景该怎么办?把当事人批评一通?在班会课上大讲班级团结?班级里的孩子也等着看我的处理。好吧,那我就这么处理。

一、事件进行时

    当学生冲突时双方情绪都比较激动,如果老师也是同样的激动或急躁地去阻止,可能会让气氛更加紧张。于是在发生第一架时,我的第一句劝架话是“你们打响了七年级的第一架,很了不起噢,继续加油噢。”学生很讶异我的反应,紧紧掐着的手也就自然放松下来了。

二、事件回顾

    在第三次打架事件出现后,我觉得单纯的批评和教育难以达到效果。于是,我决定抓住这次事情大做文章。那就是班级里每个同学都写一篇“报道”。两个当事人以当事人的身份写事情经过和自己的想法。旁观者以旁观者写事情的经过和自己的看法。没有在场的同学写自己听到的“打架传闻”,并写出自己的看法。这个做法目的在于让每个人直面打架事件,说出自己观点。同时,他们对事件的描述让我更了解事情发生的起因和发展的细节,对孰是孰非能有了更客观的认识,这样评价起来也就更有的放矢。

二、事件分析

    班会课上我把学生的文章分成三类。“当事者说”“旁观者说”“评论员说”。每一类里,都选取有代表性的语句观点当众读出来。我把当事人称为男主角,先念男主角台词,即他们自己对自身行为的评价。在“旁观者说”“评论员说”环节,我特地选择了一些比较幽默的表述,如“眼镜男大战胖哥,胖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等说法,让同学不禁笑出声来,为班级讨论的气氛铺垫。最后由我提出特别评论《我们的男主角为何如此冲动》,同学们讨论打架事件的根源。最后得出一致的结论:当事人都太幼稚、太没有理智。并不成熟的孩子其实很怕被人说幼稚。我抓住他们这点心理,在“幼稚”上大做文章。一个成熟的、有思想的人是不会用这么幼稚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引用旁观者的话“男人的力量不是用野蛮的拳头证明的”。当我分析到这点时,“眼镜男”坐不住了,在位子上大喊:老师啊,求求你,别说我幼稚啦~~~,我懂啦~~~以后不会了。他脸红了,他觉得丢脸了,他为自己的幼稚和冲动后悔了。

但这还不够,既然“麻辣”了,就“麻辣”得彻底点吧!如果我们遇上这样的问题,我们还如何处理呢?我给了学生提供两种选择。A:你可以选择冷静。对自己说其实这没什么,和同学好好说话,好好沟通就可以了。选A的人,你很理智,很有潜质成为一个成功的人。B:你可以选择亲亲那个人。为什么呢?因为,他拿你校牌是因为想接近你,说明他喜欢你。他晨会时站得离你太近,是因为他想靠近你,说明他很喜欢你。他为了你不会做一个数学题而骂你“脑残”,是因为他恨铁不成钢,说明他很在意你。由此可见,他是很喜欢你的。对于那么喜欢你的人,是不是该亲亲他呢?选B的人,说明你很会分析,很有潜质成为一个成功的人。所以当出现这的情景时,请选AB来处理。

当我说出这个AB选项时,全班都笑了。原来可以不用打架,还要亲一下啊。原先打架的同学也觉得实在是自己太小题大做,太冲动了。换个角度世界和平就回来了。

三、事件后续

在班级的磨合中,小小的冲突还在继续。但是有了麻辣选择AB,很多同学开始慢慢变得不那么冲动。因为,只有他们一冲动,周围就有人提醒他们冷静不下来就亲一下吧。一个幽默的提醒,再大的戾气也会慢慢消减。

很多时候,这种所谓的麻辣方式虽然看起来有些“无厘头”,但是操作起来比说教更具实效性。当然,班集体的凝聚力、团队意识以及同学间默契的培养需要通过不断的活动以及体验来培养。这就关乎下一个麻辣话题,团队意识的培养。

 

“麻辣”是一种美好的体验

 

班级里的卫生是个大问题。这批娇贵的独生子女,在家里过惯养尊处优的日子,劳动能力差,劳动意识更差。怎么办?把没有做好值日的孩子批评一顿?在班会课上大讲爱劳动是好习惯?也许,我们的起点可以更高一点。

根据班级人数我把班级同学分为5组,一组负责一天。而这一组值日的人员,自由组合,具体分工自己协商确定,并向我签署协议保证卫生质量,全体向我负责。

这样的运作方式良好,但是一天问题出现了。一个同学生病请假,他负责的这一块区域就出现了真空。组长安排让这个代替一下,这个不高兴,让那个代替一下,那个不乐意。最后,组长只好亲自去处理。但是问题是,这个同学要请一个月的假,怎么办?所有的活都在让组长一个人做?组长生气了,自己也不做了。于是,那天的卫生就扣分了。如何处理,一步一步解决,不仅解决表面更要解决深层问题。

一、通过分析找根源

当我知道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叫来一组7个男生了解情况。组长气鼓鼓的,很委屈。组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反正不是我个人的错,有点满不在乎的表情。整体的氛围是沉闷的,似乎心里都憋着对他人的不满。

出现问题了,你们认为问题出现在哪里呢?一个孩子说问题在于少了一个人。是的,少了一个人,这个就是问题所在?No,太肤浅,我笑道。问题在哪里?给机会,再思考。“问题在于他们不听我的,叫他们扫不扫。”组长说。有点道理,还有吗?“问题在于组长自己也不扫了。”一个组员说。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因为,你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团队。什么叫团队?团队就是要共同进退。老师让你们自由组合的目的就是因为你们会是好朋友,可以好好沟通,好好合作,互相帮助不计较。但是你们没有做到。

二、通过体验找感觉

既然是没有团队感和沟通合作出现问题,那就针对这点开始来解决。

我以一个拓展训练的形式给他们任务。全组7个人,共要完成500个俯卧撑。我不管具体谁做几个,我只要你们组做足数量,然后只有达到这个数量才算集体过关。这7个人中还有一个同学仍在请假。那么实际上就是6个人完成500个。这不是一个可以整除的数,他们该如何合作完成?刚一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们惊呼这么多?然后马上拿出计算器去算,得出结论是人均83个,对于一些同学来说这是有难度的。怎么办?怎么才能达到总数500

这时一个组员说,我先做吧,我能做到多少就算多少,你们接着。于是,就这样开始了。第一个做了30多个,累了,停下来。接着,面面相觑,沉默,一个同学说,我来吧,又开始接下去。就这样,从起先的犹豫观望,到后来默默自然地接上去做。6个组员都轮了一次,但是数量只到达400多。还有近100怎么办?于是,有人说,我还能做几个,于是新的一轮又开始了。不需要任何的催促安排,他们渐渐形成一种默契。能力较强的一些同学开始主动多做,而一些实在无法完成的同学则主动为他们按摩。他们起先的那种隔阂慢慢消除了,互相之间开起了玩笑。到了最后,就剩几个了,他们居然互相开始抢着做了。最后一个组员说,“不能对不起大家,我要做快点,快点完成任务。”听到这句话,我想他们之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加强了团队的观念了。因为,组员口中说得不再是说“我”,而是“大家”了。

团队的意识不是我们口头说说就能培养的,只有在体验中才能得到激发。也许让他们做500个俯卧撑是有点累。但是,只有经过了这样的体验,他们才能体会有团队的可贵。当自己累的时候有人可以帮着你是一种幸福,当别人累的时候可以给别人支持是一种幸福。自己的作用能在团队中得到体现是一种幸福。

很多时候,学生不主动做事情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不关自己的事,感受不到自己的作用。通过这样的活动,他们知道有时候能为别人分担也是一种幸福,而且他们完成能够做到。

我对他们说,为什么要做俯卧撑,因为要做出你们男子汉的胸怀。为什么要做团队,因为你们的作用是在团队里体现的。你们做的不是俯卧撑,是团队意识。同样,你们扫的也不是地,扫的是责任,是当初对我承诺,对团队的承诺。成为男子汉的你们,绝对能做到完美。

 

后记:

 

鲜明的个性,强烈的个人意识,这群00后在很多事情上习惯用单一、粗线条的方式去思考,不擅长去发现体会一些深层的东西。他们习惯用“我”来思考,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却不会用正确的形式表达需求。成长中遇到困惑、经历冲突是正常的,他们需要肯定和鼓励,但是用单一的方式去说教似乎不大适合他们。我所谓的麻辣手段其实就是用较为夸张的手法重现事件,让他们自己去体验、去审视,去反思,让他们在不禁莞尔中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