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冯洁 > 专家视野 > 英语教学怎样走出“水土不服”

英语教学怎样走出“水土不服”

浏览量:3502|发表日期:2010-10-18|来自:冯洁名师工作室

乔玉泉、张连仲等中外专家谈—英语教学怎样走出“水土不服”

    ●英语教学要面向大众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课程处处长乔玉全:“现代教育面临的有两件事:教育如何面向多数人的问题;探索现代教育的意义,怎样的教育对个人及国家的发展才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记者:2001年教育部有一个大决策,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英语,这对英语教学有没有影响?

乔玉全:现在的小学生渴望交流,我们要如何适应这些需要?当今时代学外语的定位是什么?以前外国语学校培养了语言学家、外交官,我们现在的英语教育是面向大众的,如何与工作生活结合起来,强调语言的应用。要按素质教育的要求改革英语教学,把过去那种精英主义教育转为面向多数人的教育。

记者:关于中小学英语分级的问题,您怎么看?

乔玉全:分级有不同的质量标准,因为中国各地区发展不平衡,关于学生达到的等级,根据各地方来确定,全国不做统一要求,但要保质保量地把英语课程开好。考试可能会影响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我们会逐步改善评价体系。

记者:对英语教学的重视,会不会影响到其他语种?

乔玉全:外语教学不只是英语,还有其他语种,我们也支持英语之外的语种教学,如俄语、日语、法语、德语等的教学。我们在以黑龙江为核心,覆盖东北,包括内蒙古自治区建立了中小学俄语教育中心。同时,在外国语学校,学生学英语以外还选择另一种语种。法国和北京市教委达成了合作协议,有八个学校有法语项目。

记者:在教材的选用上,教育部有没有特别规定?

乔玉全:我们现在提倡教材多样化,教材的管理开发也纳入规划的体系。编教材要有立项制度,要通过资质的审核,出版发行等都有一定的规划。小学英语教材现在有32套通过教育部审定的,去年统计的初中英语教材大约八套,高中英语教材大约七套。一些无人选用的教材,自然就会被淘汰。

 

●要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

国家《英语课程标准》研制专家组核心组成员张连仲教授:“我们课程改革的核心问题要强调以人为本,考虑到学生是否能够可持续性地发展,是否能适应21世纪这个信息时代的需要。这种思想反映了我们建立和谐社会,把公共资源重新匹配,让社会的发展使每个家庭、每个学生都获益。我们需要有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

记者: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

张连仲:坦白地讲,目前随着课程改革的拓展开放,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找到完整清晰的答案,但是英语课程改革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思考的空间。我在各地调研的时候,很多老师让我告诉他们应该怎么教。如果给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定位的话,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老师应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要考虑班里的学生需要什么样的教学方法,而不是简单地认可接受别人的东西。

记者:中国在外语教学改革中,有没有遇到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

张连仲:中国在外语教学改革当中遇到两种情况:一种是大量地引进国外的教育理念,出现“水土不服”的问题;一种是出于爱国主义的想法,在引进国外方法的理念和方法时,部分老师有抵触情绪,认为这些不是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

我们认为,中国特色的外语教学是在研究中国国情、中国学生等的基础上,更多地考虑学生群体应该用什么样的学习方法。我们强调功能性、交际性的语言学习观,要学以致用。

记者:小学开设英语会不会得不偿失?

张连仲:现在是如何开好的问题,而不是开不开的问题。核心问题是教师队伍的培养。总的来看,义务教育阶段的英语教学呈一种健康积极向上的发展的趋势。高中的英语教学强调三点:人际交往中使用得体;强调用英语获取和处理的信心;逐渐让学生在特定的语境下用英语进行思维。

 

●外国专家需了解中国国情

语言教育专家、中国人教版高中英语课本编者Edwin Baak:“20年以前,有很多学校强调学习的兴趣与技能,现在中国的小学中学都有一个新的课程标准,技能已经被课程标准吸收了,我们现在不再谈论这些技能了,但是这些技能还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国家的文献没有翻译成中文,这需要中国的学生学好英语,翻译成中文,将外国的文化传播到中国来。”

记者:你认为中国的新课程改革面临哪些问题?

Edwin Baak:新课程改革中切忌今天用一种方法,明天用另一种方法,前一种方法可以做为后一种方法改善的基石。中国人常常让外国人提建议,对于英联邦的经验有点过分依赖。外国人常常被称为专家,被认为可以帮助中国改革英语教学。

但是,中国太大,并不像外国专家所期待的那么快就能转变,外国专家必须在了解中国的国情下提建议,才能做到更好。有些西欧英语不是母语的国家,他们的英语教育非常好。孩子12岁开始学英语,课堂很小,还派学生到别的国家去,学生进步很快。荷兰、瑞典在中学英语教育方面做得非常好。

记者:中国和西方国家在教育观念方面有什么不一样吗?

Edwin Baak:西方一些国家认为,每个人的智力和体力是有限的,有的人可以做好,有的人不能做得很好。他们认为,只要给孩子时间,孩子就能学好任何东西,所以就需要他们在更短的时间找到更好的方法。

中国人则认为,教育是每个人都能学到所有的东西,只要有信心,有决心就能学好,但最后却是传统地、被动地学习,而不是真正地有兴趣地自主地去学习,没有培养学生学习兴趣化技能。

 

●充分利用互联网

英图中国董事会主席、新西兰语言教育专家、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前副校长Alastair Maccormick:“我们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网上的交流相结合,进行新西兰混合式教育。我们强调以学生为中心,强调学生是个自主的人,强调合作精神。我们希望有效率地学习。”

记者:你觉得中国的课堂与新西兰混合式教育模式有什么不同?

Alastair Maccormick:中国的课堂是怎么样的呢?在中国的课堂上,气氛不热烈,课堂上没有图片,也没有幽默的语言,学习时间很长。学生早晨起床后就学习,中午休息。而我们的学生中午是不睡觉的,因为中午的时间很宝贵。中国学生一般不自己做笔记,认为老师会给讲义,还会留作业。一般来说,我们的学生并不喜欢这种学习方式。

记者:你认为如何提高英语教学的效率?

Alastair Maccormick:我觉得教师要充分利用互联网,因为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使我们能够获得很多软件,不管是教学的还是其他的一些软件,这样对教师来说是有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而且也是非常方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