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张作仁 > 名师展厅 > 落花时节幸逢君——浙派名师张作仁

落花时节幸逢君——浙派名师张作仁

浏览量:303|发表日期:2020-02-29|来自:


落花时节幸逢君

  ——浙派名师张作仁




名师介绍

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国际注册二级营养师、高级营养配餐员;温州市教育教学研究院教育科学研究室主任,温州市学生营养与健康教育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温州市第十届科协委员(青少年科学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鹿城区第九届政协委员。曾荣获长三角教育科研优秀个人、浙江省优秀教研员、教育科研先进个人,温州市首届教坛中坚、第五届教坛新秀、551人才工程第二层次培养人等荣誉称号。

主要研究领域:中小学教育科研(教科研活动策划、作业优化/三单学习实验)、综合实践活动(科技创新教育、营养健康教育)等。曾出版专著《研究性学习实施与指导策略》,主编教材《中学生健康营养基础》《小小营养师》绘本10册、《学情研究:走进学生学习的真实世界》等,参与《校本教研行动在温州》《教育创意在温州》《课程改变学校》等多本出版物的编写。



“叮!”一声微信提示音。点开,教师发展中心陈荣老师的信息——“祝贺!”俩字跃入眼帘,再点开一份excel文档:哦,是《2018年度浙江省优秀教科研成果奖公示名单》!我心头顿时一阵发热,飞速滑动手指,在“三等奖”栏,找到了我的课题《三单四记:小学语文“笔记APP”的设计与实施》。我使劲眨了眨眼睛——呵,我的这个做了多年的课题终于在省里获奖了!我的鼻子一阵发酸,这样的快乐来得有点晚——快奔五了,在这个许多人眼里的“落花时节”,许多人觉得无需跟自己较真、也没精力跟自己较真的时节。

从小到大时常做着一个梦,梦见我和许多人站在雨天的路边,我总很幸运能被突然停到身边的车接走。可在现实生活中,在我工作的二十多年里,我看着身边许多熟悉的人一路光环一路鲜花;也看着许多人疲于奔命而过着碌碌的日子。可我偏偏是那个既不甘安于现状却又追不到光的人。一直默默努力,在一些小收获中奔三,奔四……有人说:人这一生,有过多少前行,就有多少等待,正如黑夜和白昼一样的长。有些事,不得不等,有些人,不能不等。冥冥之中,我似乎还在等梦里那个助我上道的人。

落花时节幸逢君,可也不晚!两年前,上天怜我,我成了张作仁名师工作室的一名学员。张作仁教授主持的是全省唯一一个教科研名师工作室。我幸!能快乐地喊他一声“师傅”,作为这个班里年龄最大的学员和二十多个小伙伴们一起开始踏上“科研力量”的研修之旅。



君予吾以“花土”,吾得以重生

记得开班第一课的师傅第一问:如果让你准备一个自己的教科研故事,会有一件怎样关键的事跳入你的脑海?或者一个关键的人、一句重要的话让你印象深刻?乍听,我心慌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人事物都出不来。教了二十多年的书,人是人,课是课;学生是学生,学校是学校……零零散散,碌碌而过。我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的元认知里缺少了教科研的“问题意识”。两年过去,师傅常挂嘴边的“典型问题,创意做法”的课题方案“八字锦囊”,而今我也可以脱口而出,并付诸于实践。以“问题意识”为视角,我打破了经验主义的囫囵,让我多了一双透过现象看背后的眼睛:成功必有理由,失败总有原因。如典型问题:一年级新生如何有效地养成常规习惯尽快适应校园生活?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引领他们坚持晨读,让他们觉得清晨一到学校就要读书是“理所当然的事”。很快孩子们养成了“入班即坐”“入座即学”的习惯;我训练他们学会跳皮筋、跳房子、踢毽子、抓石子等传统游戏活动,避免了课间无序吵闹的场景。我认识到这背后的科研理念是如何让学生“有所为,而有所不为”。这在以往,或许我只会想着我这样做还不错,随而就滑过去了。而现在,在师傅的启发下,我持续写了20多个“一年级的故事”教育叙事,供同事们探讨参考,其中《“鬼屋”捉“鬼”》还发表在《温州教育》杂志上。这些科研点滴的积累与内化,提升了我的教育教学经验,也似乎有了师傅所说的教科研的“证据意识”和“实践意识”。落花时节,师傅的一次次引领就如重新给了我赖以汲取营养的花土:让我去聆听,去比较,去唤醒,去延伸,去整合,去阅读,去提炼……慢慢地,我开始建构了“有痕迹地行走”的实践理念。是师傅的引领与影响,让我体会到教育处处皆科研,需要我们老师直面现实问题,遵循“真实性、典型性、创新性”原则,由近及远地都能让我们一步步走近教育的真谛。



君予我“驭花术”,吾得以专行

本着“真问题”“真探索”“真表达”的真实科研内涵,师傅引领着我们学员一直走在“科研力量”的路上。他一场又一场的讲座,我们收获了标题分解“典型问题,创意做法”的“八字锦囊”;针对课题方案,他传授了“厘清研究问题生成线”“厘清问题解决逻辑线”“厘清问题解决任务线”的“三线”妙计。记得那是2017年8月,师傅带着我们十几位学员去北京参加第三届教博会,在回来的C52候机厅,我和几个学员困惑于提炼“研究成果”与“研究成效”的异同。师傅脱口而出给我们支招——用“支配式动词”辨析:研究成果对应的动词是:建立( )、形成( )、拥有( )、产生( )、知道( )、发现( )……而研究成效对应的动词是:解决( )、改变( )、提升( )、纠正( )、发展( )、提高( )、验证( )……我们豁然开朗,而这一方法也成了我指导同事写课题报告的招儿。

就拿我这次省里获奖的课题来说吧。在一段时间里,课题囿于“笔记记什么”的模板设计和“笔记怎么记”的策略探索,再无法走向深处,可就这样又毫无创新意义可言。那时,师傅帮我分析:“你的学习笔记APP是一种学习工具,而学习工具的背后必然存在着学理机制。它的背后有什么样的学理机制需要探索呢……”在这样的提点下,我联想到了他花六年时间带领团队用智慧和心血凝聚而成的科研名片——“三单实验”项目。里头的一个“三阶·六学”教研学理机制,成了我的参照物。“三单”也属于学习工具,这种工具的学理机制不正可以移植到我的课题上来吗?于是,我将课题的研究方向调整到“四记四学”学理机制探索中。我终于捋清了这个课题的研究路径。朴实地做,持续地跟进,柳暗花明又一村:一节节课例的摸索,一次次他人研究的经验检索,一篇篇论文的思索……我们用建构主义理论诠释“四记四学”的理论基础进行科研表达,慢慢就有了科研的积累与沉淀,有了“否定之否定”的科研辩证意识,并更进一步成功提炼“四记四学”的课堂教学新模式,促学生自能学习真正发生。是师傅的指导,为我的科研走向“最近发展区”搭设了支架。将我那对课题研究认知的“虚胖的圆”又打破了一角,增加了新的科研认知突触,提升到“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阶段。 



君本如太阳,吾性喜追光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导师张作仁教授不愧被温州教育界称之为“张策划”,选工作室学员也眼光独具:年龄跨度从70后到90后,且职称跨度大,曰:各个年龄段各有所长,可以优势互补。若他也像其他名师那样限招多少年龄内的学员,那我可能这辈子就进不了什么名师工作室学习了,每每想到这一点就自我庆幸。工作室学员跨三个学段、八个学科,曰:科研力量是相通的,可以让教学的另一种可能成为现实。学员职位多元,有一线骨干教师、教科室主任,还有校长,曰:点的执行力与面的感召力都很重要。一个有眼力见儿的导师就这样吸引了一群个性独具的学员,其结果是研修时时有惊喜,点点滴滴的思维碰撞、五花八门的资源汇聚让大家体验到海纳百川的幸福。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师傅带领这个团队一直以“三单实验”主题研修为抓手,诠释“科研力量”,解码“三单实验”,基于作业优化的深度学习研究,引领教师立足课堂做真实有品质的研究,为学校常规课堂变革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今年“三单实验”项目成果还成功入驻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引起与会者高度关注,受到专家、学者广泛好评。经过几年的研修沉淀,我们作为学员既是“三单实验”精髓的受益者,更是主题研修的再实践者。一路研修,听,是学;看,是学;做,于我来说,是最好的学。两年多来,我上过课,做过观点报告,策划过活动,写过总结。师傅说:“任务驱动是最有效的学习”。有一次师傅把写工作室年度总结的任务交给了我。当时工作室已经开展了19次活动,活动方案、活动报导等长长短短的文字我整理起来有98页。当我在苦于如何架构的“山穷水复疑无路”时,师傅告诉我可以按“研修的路径与方法”来。那时,我才知道了“研修路径与方法”是什么?我才知道我们工作室的“主题研修、专业阅读、科研送教、跨市联动、名师课堂、项目驱动、拓展研学……”这一场场活动的顶层设计里隐含着师傅这么精巧而立体的构思。也就在那一瞬间我对这位“张策划”的学术匠心再度升温敬意。在那之后,我每次无论是参加活动还是自己组织活动都会在脑海中做出自动归档:这次是什么活动路径?在“内求定力,外联共生”中起到什么作用?

而今,我发现自己走的就是追光路。感恩此时遇见这样一位自带光芒的学术导师,“落花时节”再沐春光。他创新又自律、坚持又自信,以其缜密严谨的科研思维和孜孜不倦的大爱精神,真情引领我们沉醉于斯。感谢他给我的一次次任务驱动,让我觉得还是一个每天要完成作业的孩童;感谢他一次次引领,让我一遍遍打破那个自我感觉圆满的混沌的圆,再生好奇心,再长求知欲,一直享受走在寻找失落一角的成长体验上。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家指路”。落花时节幸逢君,我没有“慧根”,也要“会跟”,跟着师傅依托科研力量,继续走在觅寻那“失落一角”的路上,不求圆满,但求精进,坚守科研初心,感受科研力量,担当科研使命。进阶到那“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状态中去。




图文|张作仁名师工作室成员金燕燕

编辑|连悦辰

审核|张文荣